【sp纪实故事】她之所以实践,是因为要参加一个招聘考试,但不知道此次是否真的有意义,因为实践过后她还是要独自面对问题

don spank 2024-05-06 47 0

【sp纪实故事】她之所以实践,是因为要参加一个招聘考试,但不知道此次是否真的有意义,因为实践过后她还是要独自面对问题

【sp纪实故事】她之所以实践,是因为要参加一个招聘考试,但不知道此次是否真的有意义,因为实践过后她还是要独自面对问题.jpg

我并非是管教主动,这是一场“管教型“纯实践……

对方是去年年底从平台加的我,之前从未实践过,实践欲望也不强,但彼此之间还挺聊得来,加了QQ之后也断断续续地保持着联系,实践之前已经熟悉到相互知道对方姓名工作单位的程度。

她说过她只有在犯错或有负罪感情况下才会想实践,也比较喜欢偏管教风格的实践情节。

实践一开始我命令她站到房间角落里,对着墙面壁,在纠正过她的站姿之后,用略低沉的语气说:“那我们来聊聊你的事吧,告诉我你今天为什么需要这场实践“。

虽然实践的原因我事先早已了解,但紧贴着墙面壁的姿势加上这样的询问方式既带有仪式感又能够将她快速拉入到实践状态中。在彼此的对话之间,她再一次交待出令她有负罪感的事情,我努力地站位关心在乎又乐于管束她的人设,对她的错误进行了总结:“那我来给你的错误总结一下,第一你对于考试没有制定明确的学习计划,第二你只学习了几天就再没继续过,第三你的拖延症已经不是第一次犯了“。

“来站在桌子前面“,桌上放置了十几样我事先摆好的工具,”现在你最多可以拿出5样你不接受的工具,桌上剩下的工具就视为你全部接受“。

如果只是普通的纯实践,我大概还是会要求被动自己拿出喜欢的工具进行热身,但这一次我只是让她拿出不喜欢的工具,一是为了避开她可能的工具雷点,二是对于新手贝而言一下面对这么多工具并要做出挑选能给她带来一定的不安感,三是我作为主动在这种氛围偏严肃的实践中想要把实践的主导权完全控制在自己手中。

我望着剩下的工具,简单的盘算之后,便告知对她的惩罚决定,“对于你的错误,一共击打400下(这时听到她在小声嘀咕:这么多),其中sp350下,手心50下,其中热身的过程不计算在内“。我拿出7样工具摆在桌子中间,告知她这350下包括皮拍80、红木戒尺70、鸡翅木戒尺60、檀木戒尺50、紫罗兰猫爪40、藤条30、亚克力板20,并把用于打手心的戒尺和橡胶手拍放在桌角。

热身的姿势依然是普通的otk,完全用巴掌热身,时间将近十分钟,过程中她有两次说到“换下一个吧“,这样的言语让我稍微感到实践的主导权被侵犯,我一边继续着热身的动作,一遍说:”在实践中不要出现多余的言语,我还要告知你本次实践的规矩,为了保证惩罚中每一下的有效性,如果姿势不标准或者用手挡了或者像刚才这样,那这一下就要重打“。

因为在实践之前的聊天中她提到过不接受加罚和罚跪,我只能在她可接受的范围内确保实践的严肃性,而重打也并不算是加罚,只是为了确保每一下击打后的痛感能够真实而有效的释放。

从她涂的喜好瓶上看,对于实践的姿势,她的接受度也很低,大概就只有otk、平趴和趴桌,而她也喜欢带一点亲密感的实践,所以除了普通的otk,还采用了夹着被动腿的otk和左手托住被动腰部的otk姿势,而为了不失严肃性,对于平趴和趴桌,我会要求被动手掌的具体位置,还会要求在每次击打过后小腿不能抬起。

“你再重复一遍我一开始给你总结的几个错误……你因为达不到自己的预期来找我实践,那么在实践中你要先达到我对你的预期。“

实践中要求她报数的工具只有两三种,但她报数时出现了两次从23直接跳到25,这时我会用更大的力度让她从24继续数。我在使用皮拍和檀木戒尺时没有让她报数,却在过程中问了她这个工具到多少下了,目的是测试她的实践状态。

事后她说藤条是这7样工具里最疼的一个,而藤条的30下我也分为了三个姿势,前10下是普通的平趴;10-20采用了我坐在床边的沙发上,让她趴床边伸手抱着我腰的姿势;20-30是趴桌的姿势。

打手心的50下穿插在换工具的间歇中。在用最后一个工具之前我说:“你今天表现的很好,但是要记住今天的教训,为了让你印象深刻,最后还有20下“。我示意她抱住我,我也紧抱着她,亚克力板的长度刚好可以够到位置,于是就用这个姿势作为实践的尾声。

她在实践中很乖巧,从头到尾没有用手挡,其实实践前我还构思了如果她调皮不顺从,那我要怎样把她拉入到受罚状态。

这次实践的安全词是“社畜“,她之所以想实践,是因为她要参加一个招聘考试,但一直比较懈怠没怎么准备,我实践的节奏很慢,远不到会说出安全词的程度,但和她这种工作稳定轻松从不加班却还在努力奔向更好去处的人相比,我这种看似工作体面却几乎天天加班的人,却是真的社畜。

也不知道这场实践是否真的有意义,因为实践过后她还是要自己面对这些问题。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