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小说:在我屁股上感受到一下抽打之后,发现没有那么渗进骨头的疼。我回头看着准备继续打我的他,他被我气得手开始发抖

don spank 2024-05-11 26 0

高二分科以后,征选了自己擅长的理科,我选了自己喜欢的文科。于是,我们两个人便不在了一个班级里。

但是我们的关系,依然保持在胜似友情,高于友情的状态,越来越觉得我们不像爱情,但是关系依然要好的很。先学习吧,不会分析那么多你侬我侬,反正就这样也不错,不会犯错误,倒觉得轻松自在。

分了科以后,我开始凭着自己的爱好,学习文科。我发现自己不爱上课。除了数学和英语课,其他的能偷懒就偷懒,不能偷懒得开始机械的写笔记。

有点记忆力超常,不用特意记忆,就可以记住很多东西。当然只限于汉语。似乎学文对我来说,只需要认真的钻研数学和英语两门学科。在我一次次把历史和政治以及地理小字部分都清晰的记忆知识点以后,着实被这些老师首肯了一番。他们不会说自己的学生记忆力好,那是给其他学生增加负担。他们只说我很勤奋,的确,我也很勤奋。

但英语成绩开始逐渐的不好起来。大概是注意力过多的放在数学上了吧,太爱高二的立体几何了。我可以基本把立体几何的卷子答到满分。130分???120分???终于在110分边缘的时候,老班再也忍不住了。这时候,我基本失去了对自己一项最强势英语的学习兴趣。

一样,他在我的房子处,找到我,看着我所有的成绩。数学140左右,语文120左右,其他的历史政治地理以全部90分以上(满分100)豁亮的出现在他眼前。英语101。对于我来说,少的足够惊人。

他让我去书房,开始听写我所有学过单元的单词和文章重点句子。结果是:单词一半不会,句子一个都不完整。这种背背就可以做到的东西,我居然没有做到,而且真切的没有做到,而且写不出的居然是班级成绩最差的学生都可以做到的,至少单词大家是都会的,我居然连一半都写不出来。而且可怕的是我还是个被大家公认的记忆力超级好的学生……除了懒惰,好像没有什么合适的理由解释我眼前纸张上的空白。

犯了他的大忌,懒惰。

我看着他拿起听写我的白纸撕得粉碎,之后狠狠的摔在我的脸上,我转头躲开,听见对我大骂:萧,你居然可以这样,我万万没想到,你会这样,英语,你是我那么大的骄傲,如今连几个单词都写不全,你混蛋!

混蛋这个字眼,是他对我最狠的唾骂。

我也很伤心,在英语方面,让他如此的失望,我曾经一次次拿国家英语竞赛奖项的时候,他是那么的骄傲,今天我却连“满意”的 satisfy 都拼不完整了,我在学什么,我在忙什么,即将不及格的英语分数,让老班几乎伤心到了绝望。他绝对不敢相信,这种成绩,这种现实都是被他的爱徒一手早就的。 我的桌子上经常放着有机玻璃制作的绘图尺子,我喜欢这样的尺子,简单干净,作图也觉得舒心。今天,这把尺子,终于成为了老班泄愤的工具。

“你混蛋,把手身出来!”

我伸出了右手,没有怨言,在老班的唾骂后彻底惊醒,我曾经是那样的英语基础,如今沦落到需要恶补的地步。

“我打得晚了是不是?!”说完狠狠的在我手上抽下第一记尺子。瞬时红肿,我疼得紧紧的绷紧身体,忍着眼泪,淡淡的说:“我错了。”

“你错了?你才知道么?你早不知道么?!”说完又是狠狠的一记。我想是的,自己早知道英语在滑落,却因为别的科目可以补偿,居然不去在意,懒惰原来是情不自禁就可以舒服得起来的。

我疼得用左手扼住右手的手腕。被打的右手开始发抖。

“我一定努力。”

“啪!”的一尺子,我的保证没有起什么作用,反而遭到更疼的一下。

“现在知道努力了,都是什么成绩了?!”老班几乎是咆哮着对我喊出来。

我疼得把手背后,不肯让他再打。

“伸出来!”

我摇着头表示反抗,却被他捏着手指重重的用我的尺子,打在我的手上。

本来很薄而且很脆的尺子,被老班咔嚓一下打断,也许打到麻木的时候,不是很疼,但是我被尺子的断裂吓得流出了眼泪。

“扶着窗台,站好!”老班看尺子打坏,但是依然没有达到惩罚我或者让他消气的地步,于是又去取来上次因为我喝酒夜晚晚归的“条状刑具”。

我的手上的肿和发烫,让我摸在凉凉的窗台上,有了一丝的舒服,不那么辣辣的疼了。

我依旧没有什么怨言的扶着窗台,等着他的教训。

“对不起,老师。”我手扶在窗台上,只觉得对不起这个曾经特别看好我英语的老师。我惊人少的分数,足可以让他心灰意冷,满腔悲凉。

在我屁股上感受到一下抽打之后,发现没有那么渗进骨头的疼。我回头看着准备继续打我的他,他被我气得手开始发抖。

“对不起,老师,给我一次机会。”

狠狠的一记,终于开始了那种钝进心扉的疼。我咬着牙绷紧屁股担下来。

“你就想这么下去?!”他说完,又揍了一下。

“啊!”我失声叫出来,摇着头说:“不是,我不想,对不起老师。”我只能用我认为的对不起来承认我一时懒惰造成的后果,要是他不听写我,我也不会发现自己落下这么多。原来我自信都要到了自负的程度。

“不想?我看你就是不要脸了是不是?自以为是了是不是?”

这句话的刺激,要比炸裂的抽打还要狠,那句不要脸,让我的泪水瞬时决堤。

“还有脸哭呢是不是?!”无情的挥下两记,我只用不停的急速喘气去承担,没有躲,也没有咬着嘴唇呻吟。

我想吼着一口气告诉他,我要脸,我也有自尊,我确实疏忽大意,不够用功勤奋,但是造成这样的结果我也懊悔不已,我也很伤心很委屈,你可以惩罚我的懒惰,但是请不要践踏我的自尊。你的语言比板子还要刻薄,还要疼痛。每一句都在我的心里划裂开来,我的心脏被你的语言痛斥的不堪一击。我从没被这样羞辱责骂过!

我的倔强让我把所有的委屈和眼泪统统咽下,心里诅咒的般的念叨:好,我让你骂,让你打个够。

一下下彻骨的疼痛,肌肉仿佛要拉开几半,屁股上的皮肤也开始火辣辣的疼痛,我连缓解的抵挡都没有,只站在窗台前喘气呜咽抽泣,夹杂着他对我敌人一样的唾骂。

我只有无声的哭,没有大声的叫喊。

十几下以后,老班停手了。我几乎是摊在离不不远的单人沙发上,刚打完我总是腿软随即站不住。

我继续不停的落泪,都能感受到自己的眼泪顺着脸颊流到嘴角又低落到脖子上。无声的哭,是我对他向我不近人情唾骂的所有承担。我想你为什么这么说得出口,语言原来比打罚的伤害要强劲千百倍。让我只有心脏的痛彻,却忘记了屁股上到底是怎样的疼。

老班的语言,比板子疼得多。

“起来。”他看着我,再狠狠的伤了我以后,继续命令着我。

我强撑着起来,继续扶沙发,背冲着他,等着他继续打。

“站好。”

看来是不会再打了,我站好,没有呜咽抽泣,却继续的流着眼泪。

“疼不疼?!”

我想不要在责罚之后问这样无聊的问题,当然很疼。于是选择沉默不答。

“还敢不敢考这样的成绩。”

我突然想到他对我不要脸的训斥,嘴里都哭到了干涩。依然沉默。

“还不会懒到如此地步?”

我不想说我懒,我只想说是我大意疏忽,但是又怕再被打。于是继续无语。

我想这次,他深深伤了我的心,就为那句不要脸,扯开了我封存完好的自尊,我流着眼泪,感受到屁股上抽打的疼。只想对面前这个男人继续沉默。

他看出了我的心思,于是避开了我的错误,换了问题:“打重了,还是说重了?”

他的问话让我又一次想起了那三个字,心里反复的疼起来,像个被恋人出卖的女子。我受不了心里的翻滚,用被打过的右手抓着心脏处的衣服,躬下前身。我什么也不想说,我知道我错了,而且是他的大忌,我也知道应该好好的学英语,而我却日趋的下降,到了难以过关的程度。

我没想到会逃脱他一贯的惩罚,但是也没想到他破了一贯的口,对我骂出那三个让我脸面全无的字眼。

我想他这次在我心里也是错了的,不该那样用恶毒的语言去伤害一个对他一向尊重,一向渴求他重视的姑娘。

我不知道是赌气还是痛恨,选择沉默,我不知道说什么,也什么也不想说,过了这段的疼痛,屁股上的青紫恢复原来肤色的时候,不知道我的心可不可以不再为他的责骂而疼。

我想冷静冷静。  他问我什么我也不说话,让我喝水我摇头表示不喝,开始和我谈心我只听他说,问我为什么不说话,我依旧选择把我出了该挨的板子之外受的所有的委屈压在心里。他越问我越痛。他说晚上要带我和征出去吃饭,我依然不说话,摇头表示不想去,更不想让征知道我挨了打。

在他一系列的软硬兼施的计策下,我依然对他一句话也不说,他选择了放弃,对我说:“冷静冷静也好。”

我深呼吸看着他,胸腔一股哭过后的抽泣,紧接着又是一阵坠痛和割绞。心比屁股疼得多,屁股过两天就会好,可是心里想起来就会疼痛。

他离开的时候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和以前一样程式话的告诉我注意身体,好好学习,看着征不要再次打架。

他时而给我打电话,我接起来听见是他,心里莫名的疼过以后,嗯嗯啊啊的敷衍找借口挂掉电话。周末和师娘来给我送好吃的时候,我只和师娘热情的聊天,时而用余光看着他吸烟和征说话。我对师娘说:“老师,我有点想爸爸妈妈。”师娘温柔的对我说:“你好好学习,等你爸妈忙了工作就会高兴的看你。”之后我看见他也在偷看着我,只是眼里不再是爱戴的目光,却多了几分失落。我们一起吃饭的时候,他讨好的给我夹菜,给我剥我最爱吃的虾,我只选择吃,不抬头看他,也不再调皮撒娇的开玩笑,还把不爱吃的胡萝卜丢掉桌子上。我对他每一次的冷漠,自己的心也很痛,只是我不知道,我的那根神经让我这样折磨着自己。夜深人静自己恶补英语到深夜,大口大口的喝着并不喜欢的咖啡,会狠狠的大哭一场,之后用凉水洗脸,继续学习。其实自己一直在乎老班的重视和他的眼光。

终于再次的考试之后,英语弹跳般的恢复了130分。家长会,父母赶不回来,我让爸爸给班主任打了电话,班主任在电话里和我家长谈过。我并没有告诉老班家长会的事情,即便征一定会让老班知道。

我用冷漠“记恨”着他失口的刻薄,对我造成的重伤。

考试之后的一天假期,他窜了课赶来,都没到自己儿子的住处,直接来到我的房子。我习惯性的倒了茶给他,于是回到自己的卧室弄电脑。

我玩了一个小时,见他依然没有动静,我也继续表示无所谓,用我自己的冷漠,伤害着这个一贯喜欢我的男人。

只是心情完全不在电脑上,却想着接下来会怎样。

于是用添水的借口再次走进书房,加了水,我想他再不说话,我就留他一个人在这里,去征那里玩。
我加好水后刚要离开,他像一个老父亲一样,沧桑的对我说:“孩子,坐一会儿。”

我压抑着即将流出的眼泪,抖着嘴角,坐在我的大沙发上。我想起我曾经撒娇的对在这上抽烟的他说:不许坐我的沙发,这是我的专利。

于是今后他居然像娇惯一个公主一样,再也没坐过我的沙发。

我低着头,看着自己的拖鞋,他继续喝着水。我突然抬头看了他一眼,他依旧冷静的端着我专门给他买的杯子,他拿到辈子的时候还对征说:“还是女孩儿贴心啊,养个臭小子没有用。”

我把头低下,不知道自己在等着什么。

“我骂得太重了,伤了你的心了,对不起,丫头。”说完,稍稍用了力气,捏着我的肩膀,让我感受着他身体和语言以及复杂感情的存在。

压抑在心里的委屈突然的迸发,冲进我的喉咙,蔓延到胸腔的每一根血管。破釜沉舟的大哭,好久没有哭的这么痛快了。他没有阻挡我这么哭泣,只是站起来,不停的轻轻敲打我的背,给我顺气,喂我喝水。

我们一个多月的隔阂,终于在我放声痛苦之后,平复到了从前。

“还记恨我呢,是不是?”他轻声的问我。

“不了。”我边用纸巾擦着鼻涕边说。

“那就是曾经记恨着。”他呷了口水。

我撅着嘴表示不承认但是也不否认。并做出你要是再说下去我就再哭的样子。他终于不肯再问。

“以后老师不骂了。”他说完深情的看着我。

我突然为他的语言感到不解,甚至有些许的失落,我害怕不被他重视,更怕他的冷漠,如果他的冷漠和他不留情面的责骂相比,于我宁愿选择后者,哪怕心疼的死去活来,我也不想让心漠然的像具行尸走肉。

“以后就重重的打!”说完拧着我的耳朵,我装着要咬他手的样子,破涕为笑。

终于不用刻意为他伤害他而做出伤害他的行为,不用用那支敏感的神经折磨着自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