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小说:老班边训斥边揍像我的屁股,我抽噎着承受和躲闪,一种集中的疼痛,让我没有力气用语言再去求饶,十几板子用力砸在我的屁股上

don spank 2024-05-11 150 0

中考的逐渐临近,我也逐渐收敛着个性,不知道是因为中考造成的一丝紧张从而忘记了张狂放肆还是因为逐渐长大从而变得和善和平易近人。

记得中考前三个月的时候,老班来我们家家访,我当时紧张得很,怕老师对我的把爸爸妈妈说出我在曾经学校包括打架骂人的恶行,父母倒是不会打我,但是我也不忍心让他们担心害怕。爸爸妈妈一贯比较娇惯我,甚至不去过问我的学习和生活,他们认为,只要我健康快乐就是最好。

我在自己的房间里准备着中考的复习,但是心情复杂到连氧原子的核外电子是几个都不知道了,于是偷偷的开门,听着并不清晰的他们的对话。

老爸老妈当然很客气的说:“孩子可能有时候不懂事,老师多照顾一下,给您添麻烦了,我们平时工作忙,不太管他”诸如此类这样那样的话。

但是,爸妈甚至放松我到不知道我的具体的名次和成绩,只是从其他家长那知道,他们的女儿的确有着不错的成绩。他们不是不负责任,他们只是不想世故的对待关于分数的一切,他们认为,只要我是个有知识的人,就足够。就是现在,爸爸妈妈也把我的书房在我不在家的时候锁起来,他们一直认为,那是我最宝贵的地方,别人不可侵占。

我没想到老班对我的父母说:“这孩子我特别喜欢,真让你们省心,孩子也很要强,知道学习,也会学习,也很懂事,班长做的也不错,干什么像什么,我和我家那口子在家总提她。我来就是看看她,给她鼓励鼓励……”说了一大堆,没有提我挨打过的事情。

我的心居然在为这样事情悬着,总算松了一口气。爸爸妈妈把我叫来,要我谢谢老班一直以来对我的照顾,任性倔强的我就是不说,一直不好意思的看着老班,好像拜托他不要说出我种种劣迹的秘密。

我想说谢谢,但是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让我在他面前只习惯于调皮,认错和撒娇以及不羁的炫耀成绩,却失去了应有的礼貌和感激。我甚至觉得,对他的感谢变得没有必要,于是在心里幼稚的为自己找了一个借口:他曾经那么重的打过我的屁股。干什么要谢他。

他虽然打过我,甚至用一种古板的教育方式惩罚着我,但是我没有多么痛恨他,只是时而的惧怕。

长大后才明白,我的难以开口的感觉,就像是女孩儿在出嫁前对父母做的最后的成长感谢一样,似乎说出来,就要分别。

老班慈祥的看着我说:“不谢就不谢吧,臭丫头!”

说完,拍着我的头,起身要离开,我看他起身的时候,突然发现他有着苍老的一面,对于我的拒绝感谢,希望老班能报以我孩子气的理解,不要怪我,更不要失落。我在心里一直尊重着您,爱着您,(此处,“爱”为广义 呵呵 避免歧义 笔者注 嘿嘿)
在冲刺中考的日子里发生了一件事情,就是老班家公子给我写的比较暧昧的纸条,被老班在某自习课上缴获,内容大概是这样的:我们一定会在XX高中相遇。我们有彼此,任何事情都有动力。结尾还加了个心形的标志。

他老爸缴获后,给我着实吓半死,结果他什么也没说,同时找了我俩,告诉我们不要乱想,别耽误了中考。事后的第二天我问他家公子(起个名字,叫“征”吧),他老爹回去对他是怎么说的,他说什么也没说,我半信半疑的把这事情放下,继续保持偷偷的暧昧。

三个月过得很快,中考如期而至。当然我也正常发挥,考上了重点的高中,只是这三个月,老班没有对我用板子,中考出成绩的时候,老班特意给我家里打电话,告诉我,我以全校第二的成绩,顺利进入了那所重点高中,我能听出他语气里的祝贺和骄傲,我的成绩,也是如他所愿。

我电话里大胆的试探着问征的成绩,老班对我说,在我后面,全校第四名。其实全班都知道我和征有点小小的爱慕,只是中考一结束,人一下子轻松起来,我和征的关系也迅速升温,青春期,总要重新打理和审视一种新的情愫,似是而非的感情,在我们看来,是爱。

成绩出来以后,我和征更加的悠闲起来。活动就是去各种地方小玩。只拉过手,那种青涩的感觉,让我们觉得拉手都是最大的快感。

一天征给我打电话,说他爸,也就是我的老班让我去他家一趟。我想教我的时候,对我也不错,出于礼貌,应该拜访,何况我对这个老班,还有着高于老师的感情,只是每天太想和征在一起了,忽略了基本的礼貌,开始自责起来。于是买了点东西,打着看望老班和师娘的名义,去了征的家。

开门的是老班。

“把我都忘了吧,嗯?”老班说完用慈祥的眼神坏坏的看着我,我被他的眼神打量得不好意思,于是拿起我给他和师娘买的东西说:“没有,这不是看您来了么……”说完把东西放在他的手里。

征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着灌篮高手的光盘,我装作普通同学一样给征问了好,还假惺惺的也祝贺他取得了好成绩。

我问师娘在不在,想她了,老班说师娘回另一个城市的娘家了,征从冰箱里拿出我爱喝的鲁冰花草莓味的饮料,给我倒在杯子里。

我坐在征的身边,隔着两人的距离,发现征的表情有点紧张,我以为是我在他父亲我们共同的老师面前离得太近了,于是我对老班说:“老师,不好意思,我玩儿得有点疯了,其实早就应该来看看你,还等您请我……对不起啊,老师,我今天正式谢谢您两年来对我的关心,嘿嘿……”说完,挠着头笑笑。

“最近忙什么呢?”老班先开口问我。

我先用眼睛看了征一眼,面无表情的样子,我想总不能告诉老班说,我最近一直在和你们家公子厮混吧,于是说:“我……在看高中的课本。”

征看了我一眼,我依然不明白他到底想和我说什么,没必要用眼神和我说话吧,我们就说有所谓的爱,还没到那种默契的程度,于是直直的问:“征,你老看我干什么?!”

征用双手托着脸,不搭理我,继续看他的灌篮高手。

“开始说谎了,是不是?!”老班边点烟边问我。

“没有,哪敢骗您吖……”我开始撒娇的表演我的乖巧,这时候的我,也稍许长大了些,对于长辈,似乎知道了怎样去讨好和装乖。再加上老班已经不再教我,于是对他的感觉,便更亲近和亲切了起来。

“毕业了,就开始耍滑头了是不是?!”老班吸了口烟,拿起烟灰缸。轻轻的弹进烟灰,用余光撇了我一眼。

“我……我过了这周,就认真的看高中的课程,不那么没完的玩了,高中才是更关键的。”我也觉得应该正视一下自己,于是很正经的和老班做了保证,发现他对我的严格并没有随着毕业在即而消散。

“你们,最近在忙什么?”我耳朵听着,老班把重音放在“你们”二字上,迅速的睁大眼睛,看着征,征居然很淡定的看着我说:“萧,我爸都知道了。”

我没理会老班是不是在我们的旁边,上来所有少女恋爱中都有的傻气,大声的问道:“那么你没事吧?”

突然觉得在我和我的征面前,一向关心我的老班,像个老法海。

征表情严肃的对我摇着头,他知道我的意思是想问,他老爸有没有揍他,看着他摇头,我想他应该是没事的。

“你还真关心他……”老班熄灭了手里的烟,问我。

“我们,我们会……会处理好的。”我第一次大胆的和他说了这样的话,理由是我已经长大,不再是小孩子了。

“爸,你就别管了,行不行?!这是我们自己的事!”征极不耐烦的和他的父亲顶嘴。来保护我们之间的所谓的爱情。

我突然想起来中考之前纸条事情,吓得连连劝征不要再和他父亲吵下去 “你们自己的事情?!”老班疑惑的看着他的儿子。

“嗯,你不要老管着我们,萧已经长大了,我也已经长大了,你烦不烦,让萧好好呆一会儿。”征继续他的不耐烦。

我对征的态度很感动,但是也替他担心。

“你们,你们两个,我早就知道你们的早恋,知道不知道!”老班开始了他的训斥,我和征一起开始不耐烦。

“早恋”这个字眼,想必在早恋的人都不愿意听见。

“你们两个,还想不想好好念书?!就这样混下去吗?!”老班用他的思维方式,教育着他眼下的青年一代。我们的错误,是早恋。然而错误的执行者,却是他自己的儿子和他最喜欢的一个学生。

我不知道该怎样面对,于是低头沉默。其实我想抵抗的是,早恋未必就是“混”。

“你烦不烦,我都毕业了!我们可以一起好好学习的!再说我们不是早恋!我爱萧!”征大声的辩解。原来征和所有的孩子一样,也会和家长顶嘴,老班也和所有的家长一样,关心孩子的一举一动。只是我很诧异和遗憾,他把爱我的字眼,活生生的晾在了他父亲的面前。

“我……我也爱征……就……就不是早恋。您就别管了……”我吞吞吐吐的说出来,还是征给我的勇气,我陪着他,一起顽抗着他的老爸,我的老班。

“放肆!”老班的一句话,征把我拽开,挡在我的面前。

“好……你们不是长大了么……不用管了是不是……滚,你们两个都给我滚!”老班的脾气,被我和征的一句句不耐烦的不要他管激怒,我们的不耐烦对他的伤害,应该大于我们早恋对他的伤害。屋子里只有三个人,他变得孤独和冷酷。我和征是一条站线上的。

征拉着我,向门的方向冲去,这样举动,只有儿子和父亲之间才能做出,无论如何,我也不敢在征家这样放肆。于是我挣脱开征的手说:“别走,别这样!”

拧不过征的力气,他三推两搡的把我拉出门,我想他爸一定在里面狠狠的生气。

我慌乱的穿者写字,带着哭腔说:“我们怎么办啊?”

我和征去了我家,爸爸妈妈出差,屋子里只剩我们两个。

黄昏的时候,我对征说:“我们一起回去吧,跟他认错。”

“那我就要挨打。”征说出了他真正惧怕的东西。原来我们还是孩子而已。
“打就打吧,你爸也不是第一次打我。”

“嗯,你好像经常被他打。”

“是吧,你在家被他打么?”我问出了自己一直想知道的话。

“不,他都在学校教训我,回家倒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那还好。”

我忘了我们怎么在我家依偎到天亮,只是天亮的时候,我发现我真的好饿,而且我装钱和卡的小包包,昨天落在了征家。我对征说还是回去吧,我去取包,顺便认错,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最关键的是,没有钱填饱肚子。再说老班担心了一晚上,应该不会生气了。

于是我们俩毫无章法的孩子气的又回到了他家,门依然是我们走时候那样开着,我们悄悄的走进去,我看见他的父亲坐在沙发上看着进门的我们,一脸的憔悴,眼圈已然是黑色的。我让征放开我的手,我们俩走到他的面前,我说:“老师,对不起。我们……”

“爸,别生气……”

“跪下!!!”征的话还没有说完,我见他噗通一下就跪在了我的旁边,原来,征对父亲有着一样的尊重和惧怕,对于昨天的行为,他是有懊悔的,谢天谢地,他不是和我一样的任性和放肆。

征在我的面前放下了他的自尊,在自己父亲的面前服服帖帖的跪下,我被眼前的情景吓得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于是喃喃的说:“老师……我……我包忘了。”

“你也给我跪下!”

“啊?”我不解的看着老班。

“爸,你别让她跪,让她拿包回家吧。”征继续扮演着保护我的角色。

“X萧,跪下!”老班喊着我的大名,我一时不知道怎么做,这么大的姑娘,跪下是那么的难为情。更何况,是在征的面前。

我继续站着表示不情愿。看见跪在一旁的征,心里疼了一下。老班的威严,在我毕业以后继续持续着。

我看着他瞪大的眼睛, 握紧的双拳,轻轻的跪下,离征一个身体远,膝盖开始硌在地板上,生生的隐隐发疼。

“你们两个昨天晚上在哪?!”老班开口就问了他最想知道的问题。

“在我家,老师。”我想毕竟不是我的父亲,我来回答,大概会好一些。只是膝盖受不了他家地板的硬度。

“我们什么也没有,就是一直聊天而已。”原来征更了解他的父亲,说出了他父亲最担心的问题。

老班用眼睛瞟着跪在地上的我们俩。

“胆子太大了!!!有本事都别回来!!!还回来做什么!!!”

我和征面对着他的生气,谁也不敢再说话。“给我跪好,等着!”

老班说完,起身走向客厅的阳台。拿起他们家阳台垫在花盆下的窄木板,走向征的方向。

那个木板,5厘米的宽度,看上去和原来资料室的一样。也许都是垫花盆的来源。

我紧张的看着征,膝盖有些撑不住。征一声不响的低着头,真的是一个犯错的孩子。

“啪~!”一板子落在征的屁股上,征没动也没叫喊。

“不用我管,还回来干什么!”他打下一板,训斥着他的儿子。我的心剧烈疼痛,瞬间流泪。我好心疼身边的征,我也知道,板子打下来有多么的疼,而正却生生的在我面前下咽,如果我不在,他也许会求饶抑或挣扎。

“啪啪~!翅膀硬了是不是?!”夏天,征只穿着我送他的短裤,来承受和我有关的惩罚。征依然不语,我可以感受到他的疼,我用余光似乎可以看到板子打在短裤上的长条的褶皱。

“说你早恋你不爱听是不是?!说错了么?!! ???啪啪啪???”征用手扶了下地板,来平衡板子下落给他的压力,咬着嘴唇,等到刚才清脆的打声散尽,他才默默的说:“是。”

我想他一定疼坏了,他不愿意在我面前落泪。

“是?!!!啪啪 啪啪 ???”老班听自己儿子对他的教诲毫不理会,又狠心的打下好几板子,我也挨过,这东西,越打越疼,蔓延到整个臀部的疼。让我更疼的是,征居然一动不动的跪在那里,比我还要倔强。

征在我的面前力求保持自己的骄傲和所谓的英勇,他不知道,我也很疼。

“老师,别打征了,别打了……”我终于忍受不了,心坠绞一样,跪在地上,走到老班的面前,希望他能原谅我们。
“还有你!”老班把板子对着我,我无话可说,我不希望征再疼。

于是手扶着地板,承受着老班再次惩罚我的板子,他打的过程中,我已经跪不住,我也只穿着短裤,膝盖以上的长度,板子打下来的时候,我本能的扶着地板,否则我会被那样的力气打到趴在地板上。

征一下过来扑到我的身上,我们第一次拥抱,居然是这样的完成。在他父亲的板子下,完成我们的孩子般的闹剧。

啪啪啪的板子再次落到征的身上,我用了最大的力气推开征,即便是我的身体,老班也没有放过,久违的疼痛,我哭得开始咳嗽,征除了替我抵挡,依旧没说一句话。

“征,我们认错,我们认错,你说话啊……”我哭着边挨板子,边喊着征。“老师,别打我们,我们……”我不忍心说分开这样的话,我也不可能离开征,年少的爱情,总带有天荒地老的痴傻。

于是嚎啕的说着:“我们……我们错了……我们不该走掉。”我把自己的错误转移到和征短时间的离家出走,依旧不愿意承认自己的早恋。

征再一次把我抱住,老班再一次打着他自己的儿子,“别打了,我们错了……”我哭喊着,手里慌乱的抓着征的上身,想让他离我远一些。原来我们都不愿意看见彼此受伤,我以为,这就是爱了,幼稚的以为,能一起承受伤痛,就是爱了。

征被我的倔强推开,“你也有本事了,是不是!不是要跑么,今天就打折你们俩的腿!”老班边训斥边揍像我的屁股,我抽噎着承受和躲闪,一种集中的疼痛,让我没有力气用语言再去求饶,十几板子用力砸在我的屁股上,我咬着嘴唇,依稀有种不是因为早恋挨打的错觉。

征再次爬过来,我不知道,他还能承受多少板子。只听着噼啪声打在他的身上以后,我彻底没有力气反抗或者推开征。征开始独自为我们两个挨着板子。

征,对不起……我在心里默默的说,这一年,我们一起,都只有15岁。
板子的疼从肉体渗进心理,集中的,分散的,撕裂的,火辣辣的痛楚,一股脑的在心里蔓延积聚,心里的疼,从心脏传递到屁股上的伤,让我的上更疼。疼痛,依然轻度眩晕,我终于在哭喊之后,无力的抱住老班的腿,求他不要再打征,我们真的是真心的,不要这样……

老班停下板子,看着狼狈姿势在地板上的我们。

“征,征,你疼不疼,你说话,征……”我挪到征的身边,不顾老班的眼神,边哭边扶着征坐在一旁的沙发上。

“你推我干什么?!干什么!为什么推我!你有病吗?!”征大声的冲我吼着,吓了他父亲一跳,再次把我吓得大哭。征第一次用这么大声和我说话。 【未完】

{PS:好像觉得我们的爱是固不可催的……啧啧} “你再喊一句?!”老班扬起板子冲着歪倒在沙发上的征,我跌跌撞撞的站在征的面前,咽了下咔在喉咙的口水说:“没喊,我们不喊了,不要打……”

老班放下板子,看着因为屁股上的疼痛站的有些不稳的我,对我说:“洗脸去!”我来到卫生间外间洗脸,镜子面前是鼻子眼睛哭得一塌糊涂的我,又开始流泪委屈,再洗一次。

擦好后,我站在老班的面前,像以前被打一样,不敢说话,不敢抬头。

看着沙发上的征,显得有些疲惫,

我又去洗手间,拿了毛巾,递给征,让他也擦一擦已经出了很多汗的脸。

征一把把毛巾扔在了地板上,我知道,他在为我刚才推他而伤了自己,生我的气。

我理解,我也不生气,正弯腰想捡起的时候,老班说:“还想挨打是不是,你给我捡起来,萧,你站到一边去。”

征捡起了毛巾,走进浴室,冲掉了一身的汗水,换了家居的衣服,走出来。我情绪稳定了不少,征随意的坐在沙发上,当然,又把屁股坐疼了。他抿着嘴往后仰了仰,继续沉默。他在自己父亲的面前表现的如此自然,是的,老班是他的父亲,他不觉得有任何的委屈,老子打儿子,真的那么天经地义。

征坐在沙发上,看着站在那里的我,我站在地板上,看着疼痛不堪的他。

我们的相爱,怎么变成了劫难。

老班离开了客厅,走进厨房。我坐在侧面的沙发上,轻轻揉着屁股,对征说:“你疼不疼?”

“不疼。”征冷漠的对我回答。

“我疼。”我瞪了他一眼,对他的冷漠表示不满。

“谁让你把我推开的,疼也活该。”

我拿着靠枕像征扔去。

“过来,吃饭。”老班叫到,我看一眼他们家的钟表,已经快中午了。

我和征一起站到餐厅的餐桌旁边,谁也不肯坐下。

“坐下吃东西吧。”

我轻轻的坐下,征也轻轻的坐下,老班给我们两个盛好饭,放在眼前,我又开始哭了起来。
“好了,萧,别哭了,吃饭吧,吃完饭有话和你们说。”老班语气平缓下来。

征好像不管三七二十一大口的吃起来,边吃边说:“饿死我了。”

边吃边往我的碗里夹老班刚煮好的虾。

我低着头慢慢的吃着,礼貌的给老班剥开一只只的虾,虽然刚刚打完我,我依然剥好,放在他的碗里。

“我自己来,萧,自己吃吧。”

“您吃吧,对不起,老师……”说完我又开始哽咽起来。

只吃了一点,我看征吃完,也放下了筷子,实在没有那么好的食欲。

我趴在餐桌上,认真的体味着屁股上的疼,因为哭完好累。

“说说吧,你们两个,打算怎么办,反正我已经知道了。”老班心平气和的和我们谈着。

“反正我不会离开萧的。”征的话依然有着倔强和不屈。

“是啊,你不是还想私奔呢吗?!”老班没好气的看着他的儿子。

“爸,我都知道错了,您打都打了,我和萧错了,错了。”征看来很熟悉他老子的脾气。

“错了怎么办?!”老班看着趴在餐桌上的我。我依然畏惧这样的回答,我想继续我的感情,哪怕不是爱情,依然让我欲罢不能。

“我……老师,对不起您,但是我挺喜欢征的。”我不敢再说爱他,怕身为老师的他会瞧不起我们的感情,我的纯真不允许任何人的讽刺,包括征的父母,哪怕是未来我的父母。

“萧,为什么挨打?!”老班换了个问题。

“因为我和您儿子早恋。”说完我哭着把头埋在餐桌的臂弯里。

“还是没打明白!!!”老班拿着饭碗使劲儿的敲了下桌子。

我抬起头,立即挂着眼泪说:“我们不应该和您顶嘴,不应该说不要您管,更不应该私自在外面呆了一夜。”说完又开始哭。

征从纸抽里抽出纸巾,让我擦好,对他老爸说:“我说了,我是爱她的,您要我们滚的,我就带着她跑了,可是我们又回来认错了,爸,求您……”

“你们两个,胆子那么大!一男一女,就那么在外面呆了一夜?!你们想过家长的心情没有?!嗯?!”

我低着头表示认错,征却顶嘴的说到:“我们没在外面,我们是在萧的家里。”

老班瞪了一眼他的儿子说:“你刚才跟萧使劲喊什么?!”

“萧,对不起,我不该和你喊,不该把毛巾扔在地上。”征象征性的和我道歉,我们彼此都知道,我们根本不需要道歉和原谅,我们只希望,能好好的在一起。一起学习,一起努力,一起奋斗而已。我们只是需要彼此的支持和关怀。

老班开始说:“萧,找你来是想好好和你们两个谈谈,没想到,你们居然一样的倔强任性,现在就不耐烦了,就乱跑是不是?出了事情怎么办,我知道你们在哪吗?我找了你们一夜,你们知道不知道!你们是两个孩子!今天早上,你们要继续保持消失的话,我就去报警了,你们想过没想过你们做的事情有多严重!想过后果没有,想过吗?!”

老班激动着说完这些话,征终于流下了眼泪。

我看见一向还算开朗的他,委屈得像个小孩子,自顾的坐在那里,任凭征开始哭,父亲这样的温情,要比板子来得刺痛心扉。那么就让征哭吧。

“爸,我们错了。让您担心了。”征说完,我马上对他说:“对不起老师,我们……”

老班看我和征真心的认识到了自己的鲁莽和幼稚,于是心平气和的说:“你们的现象是正常的,我不管你们什么爱不爱的,都是小孩子,有好感也是正常的,我当老师的,当父亲的都可以理解,”我抬起头,看着老班,他继续说:“我找萧过来,就对你们俩有一个要求,不能影响自己的学习,你们看着办,好自为之,都是自觉的学生,最好别有什么过格的举动,要是让我知道了,今天这样,是最轻的!”

我和征看着他。豁然开朗。

“想和你们谈谈,你们就如此的烦躁,宁愿不听家长的话,也要去玩所谓的私奔么?你们能跑到哪去?萧,你是不是回来拿你落下的钱吗?嗯?!”

我不好意思的点头,玩着自己的手指。

“我绝对不提倡这样,高中开学以后,我看你们的成绩,不尽人意怎么办,你们知道!”老班喝看口水:“征今天第一次在家挨打,你给我记住我说的话!不管你和萧是什么感情,男人先要有责任,不要动不动就跑!”

“爸,我知道了。”

我为老班的话感动了一把。也怪征太冲动,说跑拉着我就冲出去。早知道当时就回来,也许不会被揍了。

“萧,今天本来只想教训他,你也太气人了,一起气我,一起不用我管是不是?!”

我像一个学生一样,起立回答老班的话:“没有……我要知道您是这样的态度,我就不跑了,老师,我错了。”

在一旁的征居然“噗嗤”的笑了出来。

我在下面狠狠的踢了他一脚。老班问:“你笑什么呢?!你怎么好意思笑呢?!”

征立刻看着桌子上的剩饭剩菜,开始剥起剩下的虾来。在他老子的面前,他依然是个调皮的男孩。

“听好,我没有什么态度,但是希望你们俩个把心思都给我放在学习上,一起在学习上努力,你们不是有好感么,你们就一起学出个好成绩,否则,你们可别怪我这个当爹的不尽人情。”

说完看着调皮的征,征点头表示同意,他清楚的知道,自己父亲不那么生气,也原谅了他和我,甚至接受我们的暧昧,但是条件是要拿学习成绩作为保证。

我也点头表示接受,老班非要我们俩到客厅写什么决心书,说立字据,怕我们挨打的时候赖账。好久没写保证书了,照征的抄完,挥上自己的大名,交给了老班。

“明天开始,萧,每天到我家来,给你们俩先补习点高一的英语,每天2个小时。”老班说完,征坏坏的看着我,我知道,他心里为能天天看见我,感到开心。

“嗯,知道了。”

“萧,你不要总吃零食,我们家征都跟着你不好好吃饭了。”老班恢复了可亲的语气,开始和我开玩笑。

我一时没缓过神儿来,反应了两秒,突然说:“谁说的,他刚才把剩的虾全都吃了呢。”

征对着正在对话的我们说:“别说话了,看电视呢。”

“臭小子,没打疼你吧?”老班间接的关心儿子的屁股是不是很疼,我有点吃醋,觉得他还是对儿子更好些。

“怎么不疼,连萧的板子都替他挨了。”征开始恢复了辩解的心情。

“我根本没想打她,要不是你,她不会挨打。”老班继续和儿子争论。

我觉得他们这样围绕着我被打了板子的话题不停的争论,让我很害羞甚至无地自容。于是告诉征不要说了,老师是为了我们好。 我告诉爸妈我这一假期在学高中英语,他们表示很支持。还在外地给老班打了电话表示感谢,当然,征的父亲没有说起我的早恋,更没有说起我因为这件事情挨了不大不小的一顿揍。

每天都在征家上高中英语课,内容比初中的时候要多很多,于是便没有觉得枯燥,一天天的坚持了下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