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小说:屁股上一股燥热发散,整个屁股都伴着清脆的板子声开始向外散发火辣辣的疼

don spank 2024-05-11 27 0

几何课,老师复习三角函数的基础。说了一节课的推倒以及怎样记忆才快捷,我于是又上来桀骜不驯的势头,开始偷偷趁几何老师转身板书的时候,溜到后面的空位,和不学习的几个孩子搞笑起来。但是她们转移的话题却让我觉得不再好玩好笑,居然在谈论《还珠格格》第二部。后来我觉得实在没意思,就听着她们说的小燕子和五阿哥之类的话睡着了。

我想几何老师应该看见我的一切了,只是她不想过多的说我们,她认为当学生,就应该好自为之,她不知道,我还有个毛病,就是只知道自己好,有时却会忽略老师眼里的好自为之。

我忘记了监控器,确实忘记了。实话实说,我忘记了去盯着监控器。

下午的自习课上,监控器可能由于转动得过于频繁,下午抽查的时候,传来“嘎嘎”的声响,同学们一阵窃笑。我想,班级太乱了,原谅我的自私,我当时正在做物理题,物理一向不是很擅长的我,被这种声音弄得心烦。于是脱下校服外套(里面还有T恤的),走到监控下面,把校服甩到了正在摇摆的监控上,罩住监控的所有视野。

“刚才扔校服的学生,你到教务科来一下。”班级的扩音器瞬间发出了传票。

我和班主任同时到了教务科,可笑,学校连我们的班主任都传来。

“张主任,怎么了?”老班进来就问。

张主任向监控电视方向使了个眼色,我也顺势看了一下,在众多“现场直播”中,我们班的是一片漆黑。

老班看见也过来的我,问:“怎么了,咱们班的坏了么?”说完很疑惑的看看我。

张主任煞有介事的给老班放重播。放到出现一片漆黑的时候,老班对我说:“跟我回班级。”

我和老班一起回到班里,我能感受到稍许喧闹的班级变形金刚一样换了角色,刹时安静。

我和老班一起回到班里,我能感受到稍许喧闹的班级变形金刚一样换了角色,刹时安静。

“拿下来。”老班说,我站在他的前边,能感觉到他嘴里的气流直接吹击在我的头发上。于是拿着椅子,小心翼翼的想去够下来。谁知道,这玩意甩上去容易,但是拿下来我的身高还是不够,于是眼巴巴的看着老班。老班一脸严肃,有个个子很高的女孩子,很够意思,帮我拿了下来。我赶紧穿好,站在前边,等老师发落。下边还有人窃窃偷笑。

“你想在班级走江湖吗?你还耍上把式了是不是?”老班问。

下面被他的语气逗得咯咯大笑,更加增加的我的难看。

“大家看吧,你们的班长!”

我很抱歉的看着诸位,在老班的讽刺下实在赧颜面对同学和朋友。

于是我被他带到老师们观看监控录像的地方,他坐着,我站着看着监控器一天的录像,当然包括那节我睡的不醒人事的几何课。老班把画面定格了三次,一次是我几何课在后面搞笑的时候,一次是睡着的时候,最后就是拿着校服盖住监控以后,一片漆黑是时候。

“班长,我服你了!”老班说完,居然冷笑了起来。冷笑要比愤怒可怕的多,

“你怎么想出来的?”老班皱着眉毛还算耐心的问我。
“你几何课你在干什么呢?”他连续发问。
“你在后面说累了,还能睡觉,我给你备点水是不更好了?起床之后你再喝点呗?”老班又开始讽刺我。

“唉……”我叹气并低下头,表示对自己过分的行为也很无奈。

“你给我过来。”

我几乎是熟练的走到他的专利体罚的地方。

“你在后面唠什么呢?”

“《还珠格格》第二部。”我说。

“你还想学学小燕子呗?你怎么没给我上房抓鹦鹉呢?”

我嘟着嘴,不说话。

“对了对了,你学小燕子了,你把校服都差点扔房顶上去!”

我使劲的摇头,否认自己和赵薇还差得很远。

“身手挺敏捷呀……”他继续嘲讽。

“老师您别说了,我都无地自容啦……”我羞羞的嘀咕着。

“你现在知道不好意思了?”

“嗯,知道了。”

“说话,睡觉,捣乱,今天敢把衣服甩到监控上面,明天我看你就能把它给我拆下来~!”

我低着头不说话。

“你看电视学点好的行不行?”

“老师我不看电视……”(我也确实不喜欢看电视)

“你自学都这么成才是不是?怎么处理你!!!”

我挪窜着双腿,走到一张桌子前,紧紧的抓着桌子边缘。

他瞪了我一眼,拿出班子,轻轻的敲着我的屁股问:“不害怕了吧?”

“不是……”

“啪”的一板,重重的打在我的屁股上,我咬了咬嘴唇。

“害怕还那么大胆,嗯?!!!”啪啪两板子,又落在了屁股上,我开始感觉疼痛。

我挪了挪脚下和桌子根本没有一步远的距离,开始示意着躲着板子。

“还敢不敢?”啪啪啪 “还闹不闹?!”啪啪啪 他边打边问,惩罚我的过错。

屁股上一股燥热发散,整个屁股都伴着清脆的板子声开始向外散发火辣辣的疼。

“老师,轻???轻点。”

“啪啪啪 ???轻点??轻点你能记住吗?嗯?!!啪啪啪”边说又加大了力气,狠狠的拍在我的屁股上。

“哎呦,我能???呜呜???”我开始有眼泪掉在了桌子上。

“哭也是假的!!!啪啪 啪啪???”整个屁股都被打过,每一下,都打在了原来打过的地方。

“老师,疼了???疼???我下次注意???”我边呻吟边说。

“疼?啪啪???疼也打!!!啪啪啪 啪啪啪 啪啪啪???”老班依然没有解气。

“哎呦,我??我真的??真的???注意,不会了???疼???啊???饶了我吧???”

老班连续的十几板子让我叫苦不迭,为了忍受这样的疼痛,心都揪在了一起。

“啪啪啪啪 ???站好!”

我流着眼泪赶紧站好。

“你是疼哭的,还是认识到错误了?”

“疼???”

我还没说完话,老班按着我“啪啪啪啪”又是十几板子下去。

“啊???别打???别打了???我认错???也认错??疼???”连续拍打的地方不停的吃着老班下手并不轻的板子,已经开始让我感受到难以忍受的疼。我想那一小片,在里面是红肿的了。

“错哪了?”

“不该说话,不该睡觉,不该闹,不该弄监控。”

“啪啪啪!”我刚说完,板子又落了下来,唤起了我一直的疼痛,疼上加疼。

“能不能记住?!啪!”

“能能??能能能”我连连告饶。

“好,你给我记着,就是你,下次,这样的错误,要是再被我发现,你就给我脱裤子,趴在那,给你100大板!”

我松了口气,连连哭着点头,并保证绝对不会了。

他拿着板子放了我,并让我记住在他面前的保证。

课间的时候,班里的一个女生说要让我帮她看看她不会的习题,她说她喜欢我讲的题的思路清晰而且让我讲题她不紧张,我很快的答应她,并且为她这么相信我而小小的自豪了一下。

我上了厕所,马上回来找她,她已经准备好了纸笔在座位上等我。

我一看题目都是那种最最基础的数学题目,甚至她还要问我30°角的正弦值为什么是二分之一。我把题目分解成不能再分解的时候,她还是听不懂。她旁边和前后的人都对我投来同情的目光,言外之意是不是我讲的不清楚,实在是她的基础和智力有问题,我没有理会,又耐心的给她讲了几次,我认为,博得同学的信任不容易,也不要那么打消别人的积极性。

但是就在那女生说什么也听不懂的时候,率真的我居然深深的叹了口气,口舌干燥并且一直弯着腰艰难的直立起来,边叹气边对自己说:“唉……晕了??姐姐你累死我了???”我发誓我只是觉得自己太累了,丝毫没有取笑那女孩子的意思。

可是那时候的我还不是很清楚,人的性格是不同的。我不知道那个女孩子的心事是那么的重,我也不知道自己率真的举动就那么轻易的伤害了她。大大咧咧的我更没有发现她从我离开后就开始哭。

下午她被老班找出去谈话我也不知道,我只在乎,老班只要别找我就好。

女孩子可能在伤心和被我无心伤害以后和老师委屈的诉说了一切,我知道,她不是有意的想去告我的状,只是没有地方诉说我的无心伤害给她造成自尊上的打击,而且中考在即,大概是我的话让她失去了信心,怪我太高傲,没有去考虑别人的感受。

于是,老班在我没有任何准备,甚至把这件事情已经淡忘的时候,又找到了我。

又让我到他办公室。我看见上午问我题的女孩在委屈的眼泪还挂在眼角,于是问道:“你怎么了,他骂你了?!”说完还笑嘻嘻的看着老班。

“你说谁呢?!”老班被我在外人面前对他这么没礼貌给以语言上的警告。

我抱歉的看着老班,吐了吐舌头,问:“老师您找我有什么事么?”

“问你自己!”老班扳着脸。

我回忆了我一天没有犯什么值得被挨板子的错误,正在挠头诧异的时候。老班突然对我说:“你有什么可骄傲的?你也配瞧不起人?”

我被他的话先是弄得一头雾水,而后想起上午的事情,马上意识到,只是一场误会。是我太不注意自己的语言形式,太过直接,更没想到那女孩子自尊这么强,因为这样的事情,还会想不开,难道就因为我的不够世故可以和我如此的计较下去么。

我抱歉的看着女孩子,心里愧疚极了,不知道给她带来这么大的打击和伤害。

刚才更文的时候,我把这个楼里的回复都重新认真的看了一遍。每一条都让我很开心很感动。

谢谢大家的支持,真的很感谢,是你们的支持和关注让我不停的写下去。

有人觉得这两天更文有点慢,大概是因为我这两天事情比较多,我会尽量多写一些的。

“老师,我……是我不好。”说完转身对那个女孩子说:“你别哭了,都怪我,我不该……不该伤害你,怪我太任性太狂妄了,你不要和我计较了,不要……呃……不要和我……呃……你能不能原谅我,我真的不是有意的。”

我实在想不出用什么语言当着被伤害人的面,去解释这是个误会,想想还是承认个错误,既然受到伤害的是她,我这个始作俑者就应该表现得别那么狭隘。不狭隘,也是老班的板子教给我的做人的道理。

“过来,扶好!”老班拉过我到他的办公桌边。

我知道他又要用板子打屁股,于是在那个女孩面前也顾不得面子,用手抓着桌子。

一板子打下来,我动了动大腿,突然发现老班用一种关切的眼神看着我。我避开他的眼睛,把头低下。

“啪啪啪,你还狂起来了,是不是?!”老班边打边问。

“没有,不敢了。”我说完,挺了挺了腰,赶紧闭嘴,不论如何,我也不想在外人面前因为挨打让他们看见我的眼泪。

“啪啪 啪啪???你说话之前能不能走走脑子,嗯?!”

我昂着头,看和天花板,闭着眼睛忍过最疼的瞬间,继续低着头点头说:“能、能。”

“老师,别打她了,我不怪她,也是我想得太多了……”女孩终于在老班让我说话走脑子的训斥中,明白了道理。

上帝,我感谢那个女孩这个时候突然聪明起来。

“啪啪啪……,去,再给人家好好赔礼道歉。”

于是我转过身,揉着屁股,一股沉沉的痛又向我涌了过来。

“哎呦……那个,你别生气,也别伤心好吧,是我……我不好,我说话不注意,你别太放心上,咱老班都……都揍我了……别哭了好不好。”

老班看女孩原谅了我,也不伤心不委屈了。于是让女孩回班级。

我无奈的看着老班,意思是我很委屈很委屈,老班拍了一下我的屁股说:“下回说话前想想,全天下不是所有人都和你一个性格脾气的,不知道说什么就尽量少说,今天这麻烦根本没必要。”

“那我还白挨打啊?”我嘟囔着,表示不满。

“那我给你也道歉呗?”老班问我,脸上缓和了很多。

“不不不……”说完我赶紧离开他办公室。

大扫除,每个班级都有每个班级应该清理的地方,学校把每个班级的任务划分下来,每周都是劳动委员和我一起组织周六的大清扫。

这天我们像往常一样,打扫完教室坐在班级里等待值周老师的检查,之后合格以后集体锁门走人,再去享受为数不多的休息时间。

正常的老师检查都是看看差不多就可以了,没有多么苛刻的要求,毕竟我们还都是孩子,不是很会干活,不可能做的跟清洁工一样好。学校对我们扫除上,没做什么过多的要求,只要保持基本的卫生,就可以了。

这天检查卫生的老师走进我们班级,“视察”了一圈,问:“你们班谁负责的?”

由于劳动委员去打游戏了,于是我站起来说:“老师,是我。”

“你把窗台重新擦一下。”她说。

我拿起抹布,在水里随便涮了一下,又擦了一遍窗台。

“有你这么干活的么?”那个老师训了我一下,让我重新把抹布弄好。

其实,我也不知道怎么弄才能达到她的标准,于是就又涮了一下。我承认,那个时候确实不太会干活。

“你看你们班级的窗台,擦完怎么还有脏脏的水滴,就是抹布不干净,知道不知道?”

我点头表示我知道。

“你,再重新把抹布弄干净。”检查卫生的老师指着我,让我在同学面前来回表演。

“老师,我不会。”我显得有点不耐烦。

“拿来!”那个老师抢过抹布,上面的水滴甩在了我的脸上,还有一滴落在了我的嘴唇上。
在她往我面前的水盆里做演示的时候,她把抹布使劲的摔在水盆里,水飞溅了出来,溅湿了我的运动鞋。

她拧好,又递在我面前,让我重新擦。

不羁和放肆的我觉得顿时没有面子,在同学面前很下不来台,于是说:“您来吧,我不会做,您就一起演示了好了。”

同学被我的话逗得咯咯开始笑,老班的公子给我送上来一包纸巾,让我擦擦脸。我看同学们笑了,我也不好意思的撇了撇嘴。觉得挽回了一点自尊。
“我让你去擦!”检查卫生的老师还特意把重音放到了“你”字上。

我一把从她手里抢过抹布,走向窗台,心里开始对她反复无常的行为无限烦躁。

“你给我过来!”她喊到。

于是我又站在她面前,呆呆的问:“又干嘛吖?”

大家再次被我逗笑。她说:“你对我不满意是不是?!”

“嗯,是,是不满意。”

“你不满意什么?!”最讨厌老师这样没完没了的和一个孩子纠缠。

“我不想说。”

“你说!”她开始发威。一个检查卫生的老师也喜欢自己的权利。这种欲望应该是让人欲罢不能的。用自己的权利达成一定的目的,似乎是人类的本能。

“好啊,我不满意你这么折腾我,不满意你把水弄了我一身,不满意你对我这个小孩子大喊大叫,不满意你……恩……没有了。”我说完看着她,表示回答完毕。

我这样做,只是出于强烈的自尊和自以为很酷的姿态。倒不觉得这样做是我狂妄的标志,认为这样的据理力争也是应该的,不管对方是什么身份,我要做的一切,和她没有关系。

她见我这种放肆不羁的脸孔于是愤然离开教室。我把前面刚才“演示”的“教具”收拾好,和大家说:“好了回家吧。”

于是大家散开。我准备锁门的时候,老班再次过来说他要检查一下卫生,我说已经检查完了,他说他要亲自再看看。

于是我放下锁头,站在门口等着他检查。

他特意走到窗台前,对我说:“书包放下,把窗台重新擦一遍。”

我无精打采的放下书包,拿起抹布胡乱的左一下右一下的擦着窗台。

“你把抹布给我弄干净!”

于是我又仔细的涮了一下,并把水换成干净的,快速擦完以后,看着他说:“老师弄好了。”我心里也知道了那个检查卫生的老师一定刚告了状了,否则是男人的老班从来不对我们怎么干活去计较。

“上楼!”这种命令听习惯了,有时候却也不觉得右多么的突然和不安。

我不知道那个检查卫生的和我们老班说了什么,总之现在看来,我是错了的。

“你这是第几次和老师顶嘴?”老班问。

“不知道。”我看着他的眼睛。其实我很少和老师顶嘴,因为大多数老师因为成绩,都比较看好我,虽然对我也有批评,但我大多数都是接受的,只要我能分析出来他们是为了我好,但是今天的劳动,我确实没分析出来,那个老师是为了我好,于是我的脾气就那么爆发了,顶嘴的事件又产生了。

“第二次吧……”我补充到。我突然想起了美术老师的事件。

“老师您听我说……”

“闭嘴!”就在我刚想和老班解释刚才发生一切的时候,老班制止了我,这个老古板应该传统的认为,和老师顶嘴就是大逆不道,那么我犯的就是逆道而行的罪过。

于是我闭嘴,并做出了紧紧闭嘴的表情。表示我听他的,我不再说了,说了也是白说,因为有人在我的前面已经说完了。

“又犯毛病了是不是?又狂妄自大了是不是?又觉得自己了不起了是不是?!!”老班问。

“没有。”我安静的说。

“没有你刚才干什么来着?”老班问。

“扶着,站好!”

我放下书包,扶着桌子,清楚的看见老班又拿来那个指挥棒,又要用这个拇指粗的家伙抽在我的屁股上,脱裤子和不脱裤子,都是一样的疼。

“啪啪???”我能感受到,他用了很大的力气抽在我的屁股上,因为我是第二次犯这样的错误。

“为什么打你,知道不知道?!”

“和老师顶嘴了。”说完我摸着屁股,深呼吸着刚才带给我的抽打。这个打人的武器,会让我的屁股从外疼到面,痛感,都是在肌肉的深处消散。

看着他扬起的那根指挥棒,我赶紧又把手扶好。

“啪啪啪 啪啪 ???”抽打在屁股的下方。我点起脚,总想躲开这样的疼。

“嘶???啊???好疼???老师……”

“啪啪啪???”我还没疼完上一轮的疼痛,新的连续抽打,又汹涌的向我的屁股袭来,我疼得趴在桌子上,两只手握着拳头死死的按在桌子上。

“啪啪啪啪???屡教不改!”

我从桌子上忽的抬起身来:“我改。”随即又恢复了原来的姿势,只是把手紧紧的扣在桌子的边缘。

其实什么姿势不重要,因为什么姿势都很疼。站着的双腿难以忍受这样的抽打。

“老师,别打了。”

“啪啪啪!还敢不敢!”

我摇着头:“不敢了。”我疼得失去了多说一句话的力气,老班是用了力气教训我的。我也是用了很大的气力就忍受这样的责罚的。

他手拿着指挥棒,冷冷的看着我。

“老师,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我是太自负和骄傲了,我尽量改正,请给我时间。”

老班好像被我从来不说这样的话而打动,似乎觉得我有了成熟的势头,于是缓和了表情,对我说:“好自为之吧。”

我蹒跚的走出去,老班喊住我,给我送来书包,又嘱咐了我看书,我擦着刚掉下来的眼泪,拎着书包自己回寝室。

躺在床上休息,揉着屁股,能感觉到最疼的地方,我凭着感觉找到打的重的地方,用手指使劲的下按,疼得我赶紧松手,用手掌乱揉起来,拉下裤子,没发现有痕迹,却很疼很疼,大概是刚打完的缘故才会那样的吧,于是当时哭了好久,以为老班给我打出了内伤。
中考的逐渐临近,我也逐渐收敛着个性,不知道是因为中考造成的一丝紧张从而忘记了张狂放肆还是因为逐渐长大从而变得和善和平易近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