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小说:我趴在椅子上,屁股开始一起一伏轻轻的动,我紧张,老班会不会因为我的骄傲重重的惩罚我,刚开学,就要被打屁股

don spank 2024-05-11 33 0

开学前一天,学校安排了返校,其实就是主要发些和课程有关的练习题,都是学校自己订购的,估计货源是校长小姨子之类。老班让我去领下练习题,我对老班说:“啊?我拿不动,让男生去吧。”老班看我确实瘦弱,于是就叫团支书带几个男生去了。

这个期间,老班开始检查我们的寒假作业,我若无其事的习惯性的将没写的作业放在桌面上,也等着这个老班的“宽容”。

老班走到我身旁,拿起所有的寒假作业翻了翻,再仔细的翻了翻,瞪大眼睛问我:“你~~你一个字都没写???

“嗯,是啊,是没写啊,我从来不写啊。”我近乎习惯性的说道。我确实习惯了不写寒暑假的作业。

“你从来不写是什么意思?”老班又问。

“就是没写过,老师,这些我确实都会,假期我自己也有其他的学习安排。”我礼貌的说。

这时候数学老师也进来查我们班的寒假作业,看见我们老班在那和我对话,于是也走了过来问:“怎么了?”

老班说:“她一个字没动。”

数学老师说:“哦,她会,我估计她连这学期的都已经学完了。”

老班问:“会就不写?”

数学老师说:“不写是不对,但是她学习比较自觉,应该有自己打算,是吧?”说完数学老师看看我。

“嗯。”我点点头。

“我这里没有特殊。”老班用他的必杀语言,让数学老师什么也说不出来了。之后让我出去,到走廊里站着。

老班在走廊里对数学老师开玩笑的说:“就是你,总宠着她。”

数学老师说:“是啊,我喜欢她啊。你不是也在家说你特别看好她吗?”

我晕,入校三年才知道,这两位是两口子,是一家人。

“那是你说的,我不可能看好连作业都一笔不动的学生。”老班居然孩子气的分辩到。

我站在那里傻傻的看他们两口子边开玩笑边吵架。不知道说什么,也不敢说什么。数学老师用了家庭女人最有杀伤力的眼神瞪了一眼我的老班后,温柔的对我说:“孩子没事儿,上我办公室去。”

“XXX,你给我到资料室(就是体罚那房间)去!”老班冲我说到。

“你别没事找事,刚开学。”数学老师为我开脱。

“你起来,这是学校,这是我们班学生,管好你自己班”老班对他老婆说。

这俩人就你一句我一句的在走廊里小声攻击,我看情况不太乐观,马上就要变成家庭争端,于是对数学老师说:“没事儿,我还是去资料室吧,老班不能打我,您放心吧。”说完我觉得是绝对不可能的。我只是出于孩子的害怕,不想让他们两口子在走廊里你一句我一句的这么说下去。老班在一个学生面前,又怎么可能做出怕老婆的姿态?

尽管数学老师一再让我去她那,但是老班严厉的眼神让我丝毫不敢怠慢,也不敢违抗自己班主任的命令,毕竟,他是我的班主任,这是学校,不是他们的家。

走进了资料室,老班的电话突然响起来,资料室那么安静,我分明听见电话里的数学老师说:“你不许打孩子,要不和你没完。”

我装傻没听见,眼睁睁的看见老班把手机关掉。用我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手法,把门关上,认真的锁好。我绝望的把眼神盯在房间的一个角落里。心想:假期作业一字没写,今天栽在他这了,等会儿,不一定有多么悲惨呢。况且,全班好像没几个人没写的。老班一会儿肯定又什么班长什么学习成绩的,又是纪律又是制度的。和他那温柔的老婆比起来,他是那么的古板。还是数学妈妈好吖,我心里居然想出这么一句话来。

老班拿来几何和数学老师都用的竹尺子,正好100厘米长,老师用那个在黑板上作图的直尺,我还用它上前面板书的时候,加过辅助线呢。尺子半厘米厚,也就3厘米宽,我呆呆的看着尺子,我想一会儿应该不会很痛吧,比那板子小多了。唉,犯错挨打,在这个老班这里已经是天经地义,就像是皇宫里的各种刑罚,只是在这个学校,在我们班,打屁股都已经成了大家心照不宣的制度。只是别的班级,别的老师不知道而已。没有人没被打过,很多次以后,打家也就集体默认了,老班大抵也是太想让我们都出色都上重点高中了,这种惩罚就是来源这个男人对我们严格和苛刻的统治吧。既然没人特别的反抗,只能说大家默默的接受,我不是也是如此么。

“说说吧,为什么没写?”老班开口问。

“我……我真的是习惯了不做寒暑假作业了。”我静静的说。

“你还有不写作业的习惯呢,谁给你惯的毛病?!年级第一的也没你这样盛气凌人!”老班生气的说。

“全班或者全校,就你一个人一笔没动,你连名字都没写上去!”老班继续说。

我不说话,也不想解释,让我怎么解释啊,难道放肆的告诉他我就这样,我学习好,我有自己的打算和安排,我成绩那么好,没必要写这么简单的东西?人家年级第一的孩子,想必也是做了作业的吧。

“给我滚到那长椅上!”老班骂道。多么熟悉的椅子,好像趴在那上面挨过两次打。今天又要开始了,真可怜。

“快点!”老班催促到。

“我趴在椅子上,屁股开始一起一伏轻轻的动,我紧张,老班会不会因为我的骄傲重重的惩罚我,刚开学,就要被打屁股。

“脱裤子。”老班比较平静的说。

我怕脱裤子多于怕挨打,疼痛可以忍受,这种羞耻来得太过不尽人意,露出自己要惩罚的屁股,不久还要□裸的将红肿抑或青紫暴露在外。

“快点!!!”老班怒斥到。

我不敢违抗,我知道,这样的老班,再多的磨蹭只能换来更严厉的惩罚。我把裤子脱掉,放在膝盖以上的位置。还是原来一样,尽量只露屁股。让臀部去挨过惩罚。刚过完年,屁股吃肥了吧,打吧,揍完应该更肥了。

我处理好裤子,抬着头,望着老班害怕加可怜的说:“老师,您打吧。脱好了。您下手轻点……求您……”

我晾着屁股等着老师的板子,低着头,红着脸。

“你是不是不怕我?”老班突然问我。

我不知道他怎么这样问我,要打就赶紧打嘛。于是说:“不是,我怕您,更怕您手里的板子……”

“知道要挨打还不做作业!嗯?!”说完,啪~!的一声落早我等待的屁股上,我一惊一痛,顿时把屁股紧收了一下,把脸埋的更深,想象自己一定红出一道尺子的屁股。竹尺子打在屁股上,皮肉连着痛。

“一共多少科作业?”老班问我。

“好像是5科吧……”我“嘶~~~”的一声,缓解着屁股上的疼痛,对老班说。

“啪 啪 ”又是两竹尺子,一米多长的尺子,我突然想到力臂力矩的问题,老班拿在尺子的最后部分,他不用使多大的力气,我的屁股已经被抽得足够的疼痛。“好像?你连自己作业有多少你都不知道吗?嗯?!”老板抽来两下后,立即问我。

“哎呦~~~”我晃着双腿,着急的说:“是5科,就是5课, 5科~5科~老师轻点,太太疼了???啊~~!”

“啪啪啪```”你总喊疼,你知道疼吗?我看你从来不知道屁股疼是不是?”老班训斥到。

啪 啪 啪三下,又抽在了一个地方,这么长的尺子,用力抽下来,屁股上肯定会是道道宽印。

我疼得本能的移动了一下屁股。气喘吁吁的说:“老师,我知道、、、我知道、、、”

“一共5科,你都没写,一科10板子,你自己说,该打多少?”

“50……”我可怜的回答老班,眼泪汪汪的看着他严肃的脸,根本没想放过我。

“怎么打?!”老班继续问。

“用你手里的那个板书尺子打。”我羞羞的回答。渴望早点挨完打。

啪~!又是重重的一下,打在了臀峰上侧,两边屁股都被同时打到。啊~我叫了一声。老班说:“你别废话,我问你怎么打?自己想明白了说~!”

我换了个思维,恨死自己了,不情愿的说:重重的打……说完把脸立即埋到双臂里,觉得空气都会耻笑我。

“好,重重打你50大板,就用这个板书绘图的长尺子!”

我把头埋得深深的,点头,不愿意再说一句话,对我来说,已经足够悲惨不堪,50板子之后,估计会痛得死掉。“啪 啪 啪 啪 啪”五下,我能感觉到板子有次序的落在我的屁股上,从上到下,第5下的时候,落在了我大腿和屁股连接的地方,剧烈疼痛。

“啊~疼啊~老师、、、老师、、、疼~~~~55555”我开始抽泣,希望得到老师的怜悯,这个板书用的尺子,打上来,像要揭掉屁股上的皮,每一下的是瞬间的撕裂感,板子拿开后,疼痛开始侵入到肉里。

“啪 啪 啪 啪 啪 ”又是连续的5下,我握着拳头撑下来,指甲都咬进了手心里,希望分散屁股上的疼痛,我清晰的感觉到,屁股在烫烫的发热。

“啊~~老师~~~疼,、、、太疼了、、、轻点、、、我真的受不了、、、别打了、、、5555???啊???”我握着拳头开始放声的哭,我受不来这种想要揭掉肉皮的痛,尽管它不会伤害到我的肌肉。

让你一笔不动,真对得起我~!!!啪 啪 啪 啪 啪 老班加大了力气,一板接一板的揍在我还算细嫩的臀部,边打边痛斥我,我失去了平日里我所有的骄傲,自认为惨烈的求饶。

“啊~老师,我错了,你别打了,我好疼、、、、我怕您,我怕、、、疼啊~~~我错了??”我尽量让自己哭出来,似乎哭泣能减轻我的疼痛,我的肉皮灼热的焚烧一样,腰也跟真颤抖和扭动。

“我让你从来不写,我就不信,改不掉你这个自以为是的毛病!!!”啪 啪 啪 啪 啪 看你还敢不敢 啪 啪 啪 啪 啪 “啊~哇哇55555~老师你停、停啊、、、太疼了、、、、“啪 啪 啪 啪 啪”每一板还是那样的刻骨铭心的疼 啊`呀~?5555~~~~饶命 老师、、我错了 不敢了 以后听话 、、写作业???不敢了啊???疼?~~~55555
我晃着屁股 腰和双腿 失去了所有的矜持和姿态,只想不那么疼就好。在老班的板子下,我不敢再抬头骄傲。

“不许哭!挺着,给我忍着!你不是骄傲吗?你不是有资本么?!我看看你有多大本事!不许哭!在哭再给你加30板子!!!你看我敢不敢打你?!”老班用那把我恨透的教学用尺,指着我红肿的屁股说。

我的哭声立即减少了不少,我以为,老班说到一定就会做到的,才打完30下。还有20板子呢,我的屁股已经涨涨的疼痛,挨打,这是第一次从两鬓流下汗来,泪水和汗水都交织在脸上,我想自己是多么的悲壮和惨烈。

“还有20板子” 老班对我说,“不许哭!听见没有?”老班补充说。

“老师~~~太疼了,我错了,求您饶了我吧”我乞求着老师能够就此放了我,我肯定会好好的做作业,改掉骄傲的毛病。

疼痛,让人印象深刻。

我趴在长椅上,闭着眼睛等待着接下来最后的20板子。老班喘着起,对我说:“疼不疼?”

“疼……”我睁开眼睛,有气无力的看着老班,悄悄偷看自己晾在外面的屁股,红肿一片,有个地方,已经出现红色的淤血了,是老班下手太重,还是我的臀部太娇嫩,禁不起这样的责打?我不知道,我只想快点打完,我不想让这样的痛苦在身体和时间上持续,屁股连着双腿,同时开始疼起来,我的哭声减少了不少,安静的等着老班的最后的20板子。

“疼……”我又娇弱的对自己说了疼。“太疼了……”我不停的说疼,没有哭喊,只有说疼,不幻想能让老班同情,只希望自己别那么痛苦。

“疼?你哪次不说疼?”老班问。

我轻轻的点点头,没有力气再回嘴。

“啪 啪 啪 啪 啪”一下重比一下,都打在了坐凳子要用的臀峰上,我迷迷糊糊的忍住哭喊,心里疼个不停。“老师~~~”我轻轻的说,疼痛让我失去了求饶的力气。“啪啪啪啪啪”我的忍受到了极限,静静的趴在那里,默默的流着眼泪,时而抽动着身体,用仅存的力量,抵抗那一下下撕裂的疼。

由于我趴在椅子上,我的右半屁股在外侧,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左边屁股更疼,可能最终端都落在了左半边。“疼~~~”我只一声声的叫着疼痛。“我错了老师~”我被这位老班打到心甘情愿的认错。

可是,还有要命的10下。

“啪 啪 啪 啪 啪 啪 啪 啪 啪 啪

老班放慢了速度,轻了很多力道,一板一板的打下来,每打一下,我都抽动着瘦弱的身体。屁股上的麻木,让我淋漓尽致的感受到了撕裂的疼,板子不再挥下来,我几乎可以感受到屁股上肌肉的跳动,每一下,都记录着刚才的紧张和痛苦。

“我错了”老班把板子放下,我依然说那句“我错了”

老班居然一把提上我的裤子,“趴起来!”继续怒斥。

我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内裤已经贴在了受伤的屁股上,一碰就疼,刚打完,疼痛没有半丝的减缓。

没错,我的确是趴起来的,早上起床,刚刚洗的头发,一定破乱不堪了吧。我没有哭泣了,趴到勉强的站起来,依然说:“我错了。”

老班深吸口气,点了烟,默默的看着。我几乎不能站稳的站着。继续说:“老师,我错了???”

我摇摇晃晃的站着,不知道是屁股疼的站不住,还是由于太疼了产生的轻微眩晕。

老班抓住我的胳膊,力图让我站稳。

“我错了……”我不停的重复这样的话,没有了进来之前所有的骄傲。

“老师,我错了,错了。”我继续说。

“知道了。”老班终于说话。并把手里的烟熄灭。

“去吧,回寝室吧,给你假。”老班说。恩,这学期,我办了住校,为了学习的方便。

我自己呆着疼痛走回寝室,之后进门趴在床上。盖上被子,太孤单,沉沉的睡去。

醒来以后,大概要吃晚饭的时间了,我轻轻的动动□,没有刚挨打完的沉重,但是动起来还是有连带的痛苦,让我想起来,上午刚刚挨完老班的板子。

我脱下裤子,自己看对着镜子看看被揍的屁股,有两条紫色的道子,在左侧的臀峰和右侧的腰下位置,一碰就生疼。心想老班也太狠了。挨打规挨打,再委屈,还是要吃饭的。

我拿着饭卡刚要下楼,觉得浑身发冷,不爱动。于是拿着体温计量了温度,38°。呵呵,有点高烧。就在这个时候,数学老师突然推门进来。看见她,我吓了一跳。

“怎么没去吃饭?”数学老师关心的问。
“好像发烧了,不爱动,反正也吃不下。”我若无其事地说。
“那怎么行,我给打回来吧,少吃点”数学老师哄道。
我没拒绝,着实有点饿了,但是确实也是食欲不佳。屁股还疼,反正数学老师要去给打饭,就去吧。没多一会,数学老师端着热气腾腾饭菜过来,一闻味道,就是教师食堂的饭菜,学生食堂才没这么好闻呢。数学老师给我搬来我的椅子,把饭菜放在桌子上,让我坐在那好好吃饭,还在饮水机里给我调了杯温水。

我轻轻的坐下,但是掩盖不了屁股上的疼痛。我“哎呦”一声,引起了数学老师的注意。
“怎么了?”她问。
“没事,腰疼”我想掩盖自己的丑态。
“吃吧”数学老师看着我。
我吃完以后,她摸着我的额头说:“确实有点发烧。有药么?”
我说:“有药,我这就吃,明天上课就差不多能好了。”说完,我赶紧去拿药,不好意思看着数学老师担心和问长问短。
“你刚才怎么了?”她问
我把药吞下说:“什么怎么了?”装傻依然是我的必杀~~~
“你哪疼?”她继续问
“我腰疼”我说。
“我看看”
“啊?”我呆呆的望着数学老师这个温柔的女人。

“55555555`~我开始委屈的哭起来,像是小孩子做错事情被家长发现一样。不停的抽泣着。
“怎么了,孩子,我看看,我都知道了,是你们班主任让我来看看你的。”
我还是不停的抽泣,呜呜的哭,数学老师把我扶在床上,我趴在那,我能感受到,她尽量轻轻的揭下我的裤子。
“啊
~”数学老师碰到了紫的地方,我条件反射的叫了一声。
“疼不疼?”
“5555疼
~~~”我特没出息的哭着,呻吟着。
数学老师从包里拿出上次老班让我自己擦的药来,要给我涂。
“好了,别哭了,你们班主任脾气太不好了,怎么能这么打孩子。”
数学老师继续说:“下午我帮你把他踹了,给了他好几脚呢。死东西,那么狠。”数学老师骂着自己的丈夫。
“我们老班,也是为了我们好,555555~~~~”我边哭边说。
她把药膏涂在我的屁股上,慢慢的轻轻的揉开,每揉一下,还是能回忆起当时挨打的痛。我由于涂要带来的疼,依然出于本能的躲着,希望能减缓疼痛。
但是她好温柔,好温暖。慢慢的我不哭了。药也涂完了。
屁股上凉凉的,不再像挨打时候的灼热。
数学老师把药放好,继续对我说:“其实你们老班特别的喜欢你,这么说吧,是我们俩都喜欢你。他就那样,不论对谁,他教过的学生他都打,不管男生女生,我在家跟他说了多少次了,也没用。怕把你们打坏了。他就那种古板的教育方式,你们……”
“老师,我们没恨过他,我只是在他打我的时候,特别特别的怕他。”我接过说。
“他那人,原则性太强,只要犯错,就动板子。”
我说:“没关系,我们尽量好好学习。”
“今天打完你,给我打电话,说好像把你打的站不住了,我挂了电话就去他办公室和他吵,气死我了。”
“您别这样,打完就完了,其实我也知道老班对我好,可能就是太严厉了,我真知道,他喜欢我,我也不恨他,真的不恨。”我说。
…………
又和数学老师聊了一会儿,由于吃药的原因,不知不觉的睡着了,也不知道老师是什么时候离开的,第二天正式开学上课,屁股还是有点疼,坐在椅子上,总有坐不住的感觉,总会想起屁股上的两道淤紫。
第二天上学的时候,老班走进班级,第一眼就向我的方向看来。我避开他的目光,弩了弩嘴巴,低头看着一会儿上课要讲的课程。

老班把我叫到走廊,我站起来的时候,忍着屁股上的疼,倒吸了一口气。跟了出去。

“你发烧好了没?”老班走近我问。
“嗯。”我说。
“嗯是好了还是没好吖?”老班又问。
“好了。”我说。
“怎么发烧了?”
“您揍的。”
“这有关系么?”
“挨打,知道错了,上火了,就发烧了。”我赌气回答着。
“看你那样吧~”老班轻轻的拍着我的头。
“别碰我,我浑身都疼。”我知道老班喜欢我,不犯错误的时候,他能包容我的一切。我挨完打,也总想让自己更多的宽慰。
“小丫头片子,打你你还有理?”
“我站不住,屁股疼。让我回去吧。”我说。
“和昨天判若两人啊。”老班开始调侃我。
我听他提起前一天的事情,眼泪又唰的一下落下来。
“做人要学着平和,懂么?”老班问。
“嗯。”
“你是不服?”
“没有”随即我又附加一句嘟囔着:“您揍我屁股,您平和么……?”
老班拉过我,把手举起来,朝着我屁股的方向,伸手要打的样子。我咬紧嘴唇,等着他动的手掌落在屁股上。
最终,没有打下来,因为我小顶了句嘴,老班佯装生气而已,其实,他也是心疼我,喜欢我的。
“回去吧,注意点,别老犯错误。”老班温和的对我说。
“知道了。否则您那板子可真厉害~”我也不气了,露出点笑意对老班说。
我知道,老师是看着我走进教室的,看我坐稳了,他才离开,我们准备上课。
PS:最痛苦的是,上课时候的几次课前师生问好,不停的起立和坐下。

评论